无七s

俗人一个

「 Doll & Bear 」

大约是个甜甜的童话

BGM——『 日和 』- Canappeco




Doll & Bear


他望了她一眼,她对他回眸一笑,生命突然复苏。——勃朗宁


洋娃娃没有眼睛,所以她看不到小熊在点头。
小熊没有嘴巴,所以有些事情他不能传达。
 

【Doll】
我是一只没有眼睛的洋娃娃,他们说我其实很漂亮,只是没有眼睛。
没有眼睛为什么还会很漂亮呢?所以他们一定是在骗我的。
到底怎么样才算“漂亮”呢?我其实并不知道。
我摸了摸裙子上层层叠叠的蕾丝边,把脸颊上的一绺头发小心地掖进礼帽里,“不经意”地抚过鼻梁上方的位置——我应该在那里有一双眼睛的。只是在繁复忙碌的流水线上,负责给我一双眼睛的人偷了一下懒,我就变成了人们所说的“残次品”,最后被丢到了库房的角落里。
我想作为一只洋娃娃,毕生的意义就是为了让人“喜欢”。人们“喜欢”你,就会多看在橱窗里的你几眼,然后把你带回家。如果永远“喜欢”你,就会把你放在床边,而不是把你放在拥挤的储物间里,和那些旧衣物一起发霉。但谁会喜欢一只没有眼睛的洋娃娃呢?
——归根结底,我只是想要被爱而已。
“嘎吱”——那是沉重的库房大门在木制地板摩擦的声音,又有一个“残次品”被丢了进来,这次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玩偶呢?是被忘记画上脸的瓷娃娃?还是忘记安上发条的机关人偶?
“这只小熊被忘记缝上嘴巴了。”
“哈哈……那他就不会说话了。”
原来是一只没有嘴巴的小熊。
我想我应该去和这个新来的小伙伴打个招呼。
我从刚才坐着的箱子上跳下,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。我想我应该向他行个礼,于是我提起裙摆对他微微低下了头。他应该是比我高的,我感觉到他毛茸茸的手略过我的头顶,有那么一瞬间停在了上方,是看到了我没有眼睛吧,那我不妨让他看得更清楚。于是我抬起头对着上方恰到好处地笑了笑。
“我希望有一双眼睛。”我听见自己这样说道。
 

【Bear】
我是一只没有嘴巴的小熊,所以我不会说话,也不会笑。
但我其实有一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,于是我用这双眼睛看见了她——一只没有眼睛的洋娃娃。
我看见她跳到我面前,看见她整理了一下她可爱的小洋装,看见她对我行了一个正式的淑女礼节,也看见了她小巧的鼻子上方,那抹完美的空白。
这时她抬起头来,嘴角展开一个甜美的弧度。
她对我说,“我希望有一双眼睛。”



【Doll】
自从小熊来到这里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大家都很喜欢小熊,虽然他不会说话,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,但他会用他温暖的手摸摸你的头,让你觉得很安心。
并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小熊愿意和我跳舞。以前他们都不愿意和我跳舞,因为我看不到他们的舞步,有的时候会踩到他们的脚,但小熊不介意我有些高的鞋跟,踏在他厚实的脚面上。
和他跳舞的次数多了,踩到他的脚的次数就变少了。我自然地把手搭在他宽宽的腰上,另一只手摸到他的掌心,轻轻地握住。我感觉到转圈时我的裙摆和头发在空中飞舞,那个时候我忽然产生了一种想法,我想要一双眼睛,而不是我希望有一双眼睛。
因为我想看见他。
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
 

【Bear】
自从我来到这里,洋娃娃只对我说了一句话。
终于有一天,她通过被磕掉了一只耳朵的锡兵的引路有些扭捏地来到了我面前,询问我是否愿意和她跳一支舞,我用力地向她点了点头,尽管我知道她看不到。
我牵起她的手,让她明白我愿意与她共舞,我看见她对我笑了,比库房里那盏没有把手的、苟延残喘的煤油灯发出的光,要灿烂得多。
洋娃娃跳舞的时候总会笨拙地踩上我的脚,每当这时她就会有些羞赧地笑笑,小声地对我说“对不起”。我便明白了为什么她要请求我和她跳舞,因为我即使被踩到了脚也不会说我很疼。
我看见她在我面前起舞,裙摆下的双足画出圆圈。
我知道她现在很开心,但如果她有一双眼睛她会更开心。
她曾对我说过她希望有一双眼睛。
我也希望如此。
 


【Doll】
我想看见小熊,这真不是一个好的想法,于是我开始躲着他,但他总有办法找到我。有的时候送我一朵绸布做成的布花;有的时候是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裙子;有的时候他只是摸摸我的头,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整理我的头发;有的时候他会耐心地给我编辫子,并且意外的是他们都说他编得很好看。
最近我听他们说小熊一直在库房里找一样东西,找累了的时候他会坐在我身边有些远的位置上,是因为怕把灰尘蹭到我身上吧。他周遭的空气遇了灰尘变得毛糙糙的,让人想打喷嚏。
小熊一直都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,这次他明显地有些失落。虽然我看不到,但我觉得他坐得离我更远了。我和他之间的距离让我有些不安,我一点一点试探着向感觉中他的位置那里挪过去,靠在他的胳膊上。
“小熊,”我小声说,这是我第一次叫他“小熊”。
“你到底在找什么呢?你是希望自己能有嘴巴吗?”他没有动,任由我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。
“小熊,我特别喜欢和你跳舞,和你跳舞我特别开心。”他点了一下头,下巴蜻蜓点水般得扫过了我头上的蝴蝶结。
“小熊,你送我的东西我都很喜欢。”对,就这样说一些没有意义的话。
“小熊,谢谢你。”只有那一句话,无论如何,不要说出来。
“小熊,”我的喉咙有点不舒服,声音闷闷哑哑的,“我……”
“我想要一双眼睛。”
 

【Bear】
我想送给洋娃娃一双眼睛,但我找遍了整个库房都没有找到一双合适的、亮晶晶的眼睛。我刚刚从角落里的那个大箱子中爬出来,看见洋娃娃就坐在不远的那个箱子上,两只穿着厚底鞋的脚在空中荡着。
我在离她大约一米的地方轻轻坐下来,微小的灰尘在暗处被看得很清楚,就像飞蛾在灯下跳舞。我看见她向我慢慢地靠近,看上去是想安慰一下我。她靠在我的胳膊上,但并没有把自己全部的力量都压在我身上。
“小熊,”我听见她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。
“你到底在找什么呢?你是希望有自己能有嘴巴吗?”不,我在帮你找一双眼睛。
“小熊,我特别喜欢和你跳舞,和你跳舞我特别开心。”我点了点头,但还是不小心碰歪了她头上的蝴蝶结。
“小熊,你送我的东西我都很喜欢。”
“小熊,谢谢你。”
“小熊,”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像要哭出来的样子,但是因为她没有眼睛,所以显得更加奇怪了,要是她有一双眼睛就好了。
“我……”
我终于想到了,我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,那就是我自己。
“我想要有一双眼睛。”
如你所愿。
 


“我希望有一双眼睛。”这是洋娃娃对小熊说的第一句话,不是“你好”,不是“你是谁”,而是——“我希望有一双眼睛。”
“我想要一双眼睛。”洋娃娃现在对小熊这样说到,她终于明白了什么,皱着眉头温柔地笑了起来。她跳下了箱子,就像她第一次见到小熊那样,只不过这次是背对着他,仰起头,向前走。
库房里静悄悄的,洋娃娃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像错乱的鼓点,然后是“扑通”一声,好像是小熊从箱子上跳下来时摔到了地上。她回过头,灰尘吸进了鼻子里,打了个喷嚏,她感觉到小熊走到了她身边,隐约觉得要发生些什么。
小熊牵起了洋娃娃的手,就像跳舞时那样,他用另一只手摸到了自己的眼睛,使劲一抠,两颗黑黑的珠子就落到了掌心里。他把这两颗珠子放进洋娃娃的手里,松开手,退出了一点距离,却因为重心不稳坐到了地上。他想洋娃娃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呢,洋娃娃之前也会想他是什么表情吧。
洋娃娃攥着掌心里的珠子,直到它们由冰冷变得温热。她展开手掌,另一只手颤抖着拿起珠子安到了应该是眼睛的位置上。库房是昏暗的,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她并没有觉得细微的光线刺眼。她看见,是的,她看见脸上只有鼻子的小熊孤零零地坐在地上,但她觉得他应该是很开心的。
傻小熊,我只是想要看见你而已,所以我把眼睛还给你。
洋娃娃重新变成了没有眼睛的洋娃娃。
“我已经看见过你了。”她缓缓地蹲下来,抱紧了小熊。
小熊哭了。
 

洋娃娃没有眼睛,但有些事情她可以传达。
小熊没有嘴巴,但他可以用力地点点头,握紧洋娃娃的手。



-感谢看到最后的你✨

-虽然生活中没有童话,但总会有好事发生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