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七s

俗人一个

“她将洗得发白的蓝布衫,褪了色变得雾蒙蒙的连衣裙,以及那些夏天要穿的衣服,一件一件地叠好,放进那只旧衣箱,小心地扣上因为生了锈不大灵活的搭扣。拎起把手利落地起身,衣箱却还留在地上,衣服散落了一地,各种颜色混成一团。尽管一切像是被调低了饱和度一般,却还是使她睁不开眼。
因为秋天来得太早了,她握着冰凉的木制把手,悄悄地哭了。”



——某天终于编完征文的瞎写产物:-I

评论

热度(2)